五月的记忆

也是这样青翠的五月,这样温暖的蛙鸣。也许是青春涌动的潮汐,也许是友谊。休假时,我心生一念:从家乡的小镇,穿过河流与池塘交织的江南的田野,沿着窄窄的乡间小路,一直到偏僻的滨海渔村,一路看望作别四年的高中同学。第一站,是一位同桌的家,她家独门独院,在离村子稍远的地方。院子里草木蓊郁,我喜欢上了一 ...

练车的那些记忆

急匆匆地下了楼,上了他的车,一路疾驰,还是晚了,已经开始4分钟了。不过可以迟到15分钟,汽车再次等红灯,只要车一停,风小点,由于焦急担心我急得大汗淋漓,没来及用纸巾,随手抹了一把甩出来,汗水溅到他的胳膊上,他看看自己的胳膊再看看我焦急的样子,笑笑:“哎呀,别急,没事的。” ...

父亲的记忆

在淮海战役开始的时候,老营长找到父亲,任命父亲当事务长,父亲坚决不干,宁可在连队当排长,也不肯当事务长。那个时候最难当的就是事务长,部队流行一句俗话,叫做事务长当三个月就拉出去枪毙,特别是大战时期,部队的吃饭问题是非常困难的,最后营长妥协,答应这一仗完了马上回连队当排长,父亲才上任。遍地 ...

抬花轿的那段记忆

听轿前一声高喊:“良辰已到,起轿!”又是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和呛人的火药味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轿子停了,我又被人从轿子上背入了洞房,一双大手猛然把我拉了过去,摁着坐在了床沿。“哟,看把你羞的,到底是男的。不过,这身段倒是挺好看的,媒人提亲时就说你长得俊秀,果不其然。以后跟着我 ...

毕业后,留给孩子怎么样的记忆

雨后的清晨,空气像被清洗过似的,清新、自然。望着彤云密布的天空,心想:今天肯定还有雨。微信显示书英的信息:姐姐,今天将是幸福的一天啊!我惑:因为雨天?(对比前几天的燥热难耐,雨天不失为一种幸福。)“刚才儿子来电话说,今天下午和同学约定一起去看你,高兴不?”看到这条,我莞尔 ...

当年的那些记忆

最早的写作文体验,发生在我小学一年级的生活里。那位有些失意的先生喜欢带着我们这群农家娃“游山玩水”,每到出发的时候,他总要做“动员讲话”:带上小本本,带上笔,看见什么写什么,这一路,我看哪些同学写出好句子来!一石激起千层浪啊,初生牛犊不怕虎,呵呵。一路上,我们写“农民伯伯在干活。”先生评:“怎样 ...

实习演员的记忆

到了第二年夏季,又闹出一个事情,实习演员小乔家庭不错,手腕上带着梅花表,在那时可是个亮瞎眼睛而又身份的物件。那天早上小乔和几个女孩包括小景一起去水房洗脸,小乔把手表脱在水池边,洗漱之后忘记把手表带走。等想起来时,手表早就不见踪影。宿舍里仍然安静如初,这时一个年龄大点的室友约小景上街&he ...

多味的记忆

很多时候常常感慨缘分的美好,网络的神奇。能把天南海北、素不相识的人们联系在一起。因此懂得惜缘。2016年3月27日上午的讲座结束,我有幸近距离地结识了四位来自泰安,济南、汶源的校长们,他们分别是:魏传栋校长、候登强校长、孟庆功校长和魏传国校长。尽管他们教育思想和办学特色各有千秋,但是他们的共性是 ...

记忆深处的平常事

记忆深处的平常事小时候的家非常的贫穷困难。在记忆深处,爸爸妈妈整天都忙忙碌碌。小小年纪的我就会带弟弟妹妹了。有一次,家里来了个陌生人,说是我家的亲戚。他说是亲戚不要怕,还自顾自的拿起我家的东西吃起来。我心里那个急呀!怕他会偷我家的东西。我就想个法子说:“我爸爸妈妈在外面锄草, ...

老屋的记忆

老屋的记忆1一张泛黄的照片,勾起了儿时的记忆。那是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,早已成了模糊的剪影,只会偶尔闪现在思绪里。回头望一眼已经物是人非的乡野小路,远处半山腰上的老房子,依然升起了白色的袅袅炊烟。现在已经回不去的旧时光,还想要牢牢地抓在手心里。黑黑的土瓦房顶 ...

不可或缺的传统记忆

不可或缺的传统记忆山东魏国华传统的节日,淳朴的民风民俗,其中蕴含着文明与智慧。民风民俗就像一枚枚闪亮的贝壳在历史长河的淘洗下更加光彩夺目。随着城市化的步伐加快,传统节日日渐湮没在时代步伐中。但当倘佯与春节的祥和与安宁时、漫步于张灯结彩的元宵节中,细心品味,静心聆听,传统民俗仍然散发着独 ...

我的关于英语的所有记忆

今天早上和妻子谈到了英语教学,因为自己的孩子英语学的比较差,就想让后楼的小静给辅导一下。然后谈到了当前小学英语的开设——小学英语的学习词汇量比较少,内容单一,要求不用识记单词,以口语为主。那么就存在了一个问题:考试的时候孩子们记不住单词,对单词不认识、不会写,考试就考不到高分。考不到高分就会遭遇 ...

妹妹的记忆

小玉是我同胞妹妹,她长了很好看,有文化,人很聪明,她大学5年是自学出来的,现在在复旦大学当一名优秀教师,她对同学很关心,很爱护.师生紧密团结,在这次5;12四川地阵献爱心中她捐了5000元,在学校,里委,南京路,公园到处洒满了爱心.最感动的是5月19日,我和她一起晚上到南京路去买电脑,在马路 ...

内存片段

最近忙得毫无思绪可言。六一将至,忙着入队的事宜,忙着节目的排练。上午舍不得荒废大好的时光,用来讲新课。尽管感觉得出最近孩子有点不进入状态。有时真的很矛盾,既怕影响了成绩,又想给孩子的童年留下些许色彩。至少长大后的孩子,回忆自己的童年生活,剩下的不仅仅是沉重和苍白。下午四节课,都用来彩排,班级的五 ...

老师的记忆

教师的记忆教育上有一个比较好玩儿的现象。我们都知道,教师能够记住学生的名字是对学生最起码的尊重,也是教育责任的体现。可是,一个教师一生中教了成百上千的学生,如果让教师把这些学生的名字全部记住是根本不可能的,也是不现实的。然而,据了解,一个教师往往对两种学生记忆非常深刻。一种是学习特别 ...

无法删除内存

今晚月色朦胧,丝丝伤感的歌声在我耳畔响起。一种久别的思绪涌上心头!在这一年一度即将到来“神圣的日子”,我又想起了你。此时忧伤的花儿在我心底肆无忌惮的绽放!在这静静的夜里,沏一杯茶,听一首歌曲,念,有你的日子。一段路,在我心底永远的留念,是永远抹不去的情愫。曾经那短短的几里路程,留下我们那 ...

漂浮在昨天的记忆中

昨天,遇见老校长了,是我一毕业参加工作时的校长。正好这几天在梳理参加工作二十周年的一些记忆碎片,看到老校长西装革履、精神矍铄、满头华发,见到我们激动的握手,心里很感动。师范毕业,也就是十八周岁多一点,从校园到校园,其实什么都不懂。好在遇到几位比较和气的长者。老校长在当地是公认的“ ...

梦中最深的记忆

昨晚又做梦了。梦中的自己就是现在的年纪,但是却回到了儿时的院子里。我小时候的家,坐北朝南的五间青砖房,门口开在东南角。门是用树枝扎的栅栏门。进门是一个影壁墙。影壁墙的后面是一眼井,井上有压水机。记得小时候,半个村子的人都来我家挑水。压水机的后面是一棵大杨树,树干一个小孩子抱不来。树有两三房那 ...

记忆剧院——二百零

这边的周日相当于国内的周一,是一周的开始——也是项目上最忙碌的一天。早上我像往常一样跟着同事去项目部上班。这几天依然是一天基地一天项目部,虽然来了快一个月了,可是面对着两种语言夹着说有时候还有三种语言混着说,我还是听不懂,尤其是昨天业主来,一口标准的当地方言,我一头雾水什么也听不懂,后来 ...

新昌古镇记忆

新场古镇的古建筑形态多样,既有小家碧玉式的传统民居,又有幽深气派的院落宅第,既有传统风格的古典建筑,又有中西合璧的近代建筑,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张氏宅第建于清宣统年间,为四进式院落,其吊角飞檐,雕梁画栋,极为精致典雅,异常华美,独具特色。我们领着俩个刚满三岁的孩子,沿着铺满石条的平坦的不算宽阔 ...

Top